才真正体会到了奶奶这句话的哲理来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1
  • 访问量:

 
  惶恐不安的岁末终于被我煎熬走了,对于年,与我是一道必经的坎,欢颜几何?
  
  四十一岁的我不及七十岁的父母,他们用辛勤劳动的付出收获着希望,丰盈着我们的家计,肩挑背驼,无一样输给我们。熏腊肉、土鸡子、熏豆干和土鸡蛋……塞满了几后备箱。
  
  当年那个能搬起一扇大石磨的父亲而今依然不输给小伙子们,帮我从七楼背下冰箱又背上七楼。操劳惯了的母亲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帮我们拾掇下这里又拾掇下那里,总是惦记着老屋里鸡鸭跟猫狗,还有菜园子里的那些葱绿跟要播的要种的。
  
  争爷爷、奶奶,成了年节里孩子们纷争的源头,待我家吃饭,在我家睡,巴不得爷爷、奶奶分身有术。哄好这个,那个又开始哇哇大哭,没办法就让他们几个跟爷爷、奶奶挤一张大床,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孩子们是盼过年的,盼这几天的热闹,就似那首童谣,“新年到,新年到,新年好热闹,闺女要花,小子要炮,拍着手,笑着跳,嘭啪放鞭炮……”女儿对着镜子嘟着嘴,想她的丸子头,自从我让她剪成短头发后一直对我有一点儿小意见,怪我弄丑了她。埋怨归埋怨,抵消不了她爱美的巧心,梳妆台前给妹妹盘起了辫子。
  才真正体会到了奶奶这句话的哲理来
  儿子已不屑于小弟弟们玩的烟花跟摔拌炮了,玩起了雷王跟鞭炮,从容自若的样子,看来熊孩子是练出胆子来了。“嘣啪——”,看那几个小弟弟捂住耳朵跑出好远。“哥哥要烧死我了!他要烧我屁股!”躲奶奶怀里的小家伙不停地嚷嚷。老人不停地叨叨“童言无忌啊,童言无忌啊!”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最让孩子们盼望的是那一个个火红的钱包了,一个个小财迷似得望眼欲穿,到手后又迫不及待拆开后清点,再互相炫耀“我有好多啵”,“我也有好多啵”。这新年里第一笔进账早纳入他们小小的大计划之中了,买玩具也好,交学费也好……总之他们是一致决定再也不交给妈妈保管了,因为每年都让妈妈保管到没有了。
  
  想安静的看完一场春节联欢晚会是不可能的了,孩子们闹人的欢腾加上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电视音量调到最大也听不全声音。索性不看了,等明儿重播在细细品品吧。
  
  全家人围一起包饺子,等零点出天行时楼顶平台看焰火。“包元宝咯,包元宝咯!”熊孩子们自告奋勇人模人样的一番捯饬,奇形怪状的元宝们似喝醉酒样儿的卧在筛子里。“大王派我来巡山……”被他们改成“大年初一吃元宝……”摇头晃脑样儿漾开满屋子的笑声。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仰望天空,看着那形态各异,色彩缤纷的烟花,那绽放的烟花就象多情的流星雨淅淅沥沥,又似降落伞从空中降落,也如萤火虫般在夜空中翩翩起舞。小镇似一个盆地,楼房又是在政府规划中建设而成的,隔河两岸的烟花似一个腾空的大大的花环。烟花是绚烂的,短暂的,也是唯美的,在这喜庆的日子,人们幸福的欢喜着它。
  
  吃饱喝足了出行,来一场廉价的旅行,蒲沟水库去看蓝蓝的水。一群孩子驾前跑,把我们这气喘吁吁大人甩老后面。大大的水库建在半山腰,清清的水被风漾开一圈圈波纹,不蓝,灰灰的天映在水里,有三两只野水鸭子在水面悠闲地游来游去。
  
  抓拍成瘾,孩子们在我的镜头下灵动,兴奋的在草窝里打滚儿、翻腾,把我叮嘱的“传统的女孩儿要笑不露齿”早抛诸脑后,一对小兔子的龅牙尽显。管她,三天年让他们疯过够。
  
  蒲沟,以前以为是蒲公英漫坡。其实不是,收入眼底的竟是漫坡的茅蜡苔,估计应该是跟蒲公英同科别。它的种子也是白白的绒花被包裹在老黄色的表皮里面,熟透了被风吹弹破开四处飘散。蒲公英的种子是靠风吹送在第二年春天再生根发芽的,茅蜡苔是借风传播还是跟竹子一样靠根引伸成片的呢?孩子们仰起小脸问我,我也蒙圈了。
  
  回时,我们折回一大捧还未熟透的茅蜡苔,准备插一大瓶金缕花来搁客厅里亦或是书桌的一偶点缀出大自然的淳朴气息来。
  
  “年好过,月难过”,小时候,我们常听奶奶讲这句话。过中年,短暂的几天,亲人们相聚在一起,不管贫富都是开心的,快乐的。一年之计在于春,过完年便各奔东西,铆足劲儿为生活打拼。
  
  



上一篇:雪仙子舞着曼妙的舞蹈在夜间降落凡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