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平坦的河床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河水

  • 添加时间:2017-09-16 17:34
  • 访问量:

 
  宅到停电停水了,不得已去银行,去缴费。怕自己漫无目的,兼带上几个撒欢的狗儿们壮胆儿。
  曾经平坦的河床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河水
  天气闷闷的,秋风有,无爽。看狗狗们撒欢的乱蹦,不好管理,许诺一支雪糕搞定,绵绵的跟我屁颠。
  
  小镇的清洁工太少,他们是不打扫人行道的,美美的香樟树下总有垃圾,总有狗狗们的便便,尤其是公交车站台一边,常有晕车的人们的呕吐物。
  
  儿子说:“妈,你从不带我们出来逛街,偶尔出来一回,只听你在喊‘屎啊!小心踩到屎!’就像见到地雷成了口头禅了。”
  
  没办法,我这腿杆子上黄泥巴都没掉完的农村婆娘,就是这毛病改不过来,也难怪以前有人总讥讽我以为自己是皇宫大院出来地一样。
  
  我笔下曾经歌颂的水乡古镇这几年人口剧增致力于改造中的古镇环保日渐趋下。河道因为改造成荒芜逼仄的面貌,可能是生活污水的原因,也可能是造素厂的原因,水总是浑浊的。
  
  ,记得小时候到镇上赶集从不舍得买水喝,匍匐河沿咕咚一气就解了渴了。
  
  犹记那次跟哥哥结伴去竹园姑妈家的情景,走大路会经常有看家狗吓人,才十岁的我们便顺河而下,一路汲着河水。那时河床宽,天旱的时候,水很浅,最深的地方也就刚没我们的膝盖。我们两个山里娃一步挨一步的趟过几处河流,到姑妈家脱下湿布鞋脚都泡泛白了。山路,河流,几十里的路,现在想来我的父母那时也是用实践来培养我们的胆识。
  
  呵斥着欢实的狗狗们,不经意间绕过桥头,新街还是规划的很好,毕竟是政府部门门口了,垂柳,香樟树,窝竹都是这么的有序的排列着。风有些肆意,香樟树向外散发着幽香,偶尔有青青的果实落下,砸狗狗们头上引来一声声夸张的叫声。
  
  贪婪的嗅着香气,发现这香气跟我手串的木香很相似,淡淡的,有治愈晕车的功效。
  
  愈缴水费,且是铁将军把门,不知道这收水费的工作人员也是有双休的,真是羡慕这悠闲的工作岗位。可是啊,悠闲的断了我们的饭碗,我的等到明天才有水煮粥来喝了。
  
  唉,你能科学地精确到卡着水卡断水,可是你为什么不能更新你的系统,像缴纳电费一样微信支付?这该死的悠闲……
  
  秋日的正午,蝉栖息在香樟树上窥探着树下蹦跳着要采摘香樟果的狗狗们。
  
  



上一篇:考入仙桃学校给我们带来了新的生命
下一篇:午后的山风夹杂一股热浪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