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愧疚着这份沉甸甸的来自于父母的爱护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7
  • 访问量:

 
  今年冬天要来的早些,风衣还未来得及上身,羽绒袄就成了着装主流了,照这样的温差,想要看到皑皑白雪似乎是有着落了。
  
  簌簌鹅毛,玉树琼装,大雪封山,白茫茫的四野已成记忆。喜欢在厚厚的积雪中行走,那种嘎吱嘎吱的声响。大雪纷飞,踏雪寻梅,这些也依然已成为渴盼。
  
  1986年的今天,母亲在播完最后一块冬麦后的晚上生下弟弟。那年我10岁,清楚的记下了母亲的艰辛。天阴沉,很冷,北风呼呼地刮着,雪一直飞着。那个时候冬天才像冬天吧,四季分割的恰当。山里海拔高,条件艰苦,父亲常年给人打家具,田间的劳作主要靠母亲。那天一整天母亲都是忍着将要临盆的阵痛播撒掩盖麦种的,帮忙拉线分行的我们大兄妹三个总是看到母亲痛时用锄把支撑一下身体,硬是坚持到放工。
  
  养儿方知父母累,母亲的勤劳、坚韧、我们不及一半。
  
  今天是弟弟的生日,母亲昨晚就打来电话接我们一起回老屋去聚餐。弟弟出去跑市场了,听得出母亲知道后的惆怅,她是想借这机会见见儿孙们。都忙于自己的事情,疏忽了父母,他们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电话他们能瞒就瞒,总是身体很好,还能挑还能驮的。他们不想给儿女增添负担,去疼片成了他们的灵丹妙药。
  
  兄妹中我是最不争的一个,没的大女样儿,常让他们放心不下,总是尽可能的一直帮助我……
  
  大爱无私,怕一生亏欠。
  
  雨一直下,清冷。对面的山林在霜降后一天一个变化,由金黄到枫红。
  
  



上一篇:时快地从土包上扬下一片泥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