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快地从土包上扬下一片泥沙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6
  • 访问量:

 
  初夏的天气,适逢阴雨连绵,山里的气温骤降。玉兰携丈夫回了山里娘家,与其说是赶了一场热闹,还不如说是淌了一场浑水。她穿了母亲的春秋长衫还瑟瑟发抖,丈夫不时斜一下她,嘟囔一句:“你来做么了啥,不在屋地睡醒,欠游!”
  
  洞口一经打开,便再难管制,四面八方云集上千人窥视着宝藏。这种混乱的局面,胆大者蠢蠢欲动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钻进了狗趴洞,几分钟的时间就能拉出一袋“东西”来。出得洞口就有交易,哗哗的红票子就到手了。这该是让人多么眼红的生财之道啊!既然你等可以采卖,我等也毫不示弱,一番哄挤,能者为上。
  
  猛然斜刺里会伸出一双爪子,粹不及防抢走袋子是正常的事了。不亲历现场,你是不知道当时的场面有多像影视匪片里的情节。
  
  抢得多了的人自会引起公愤,长毛A不知是第几次伸出他的咸猪手了?这回合他又安排一群人马进洞掏宝了,洞口两侧站着几个拿警棍的人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闯的架势。大约十多分钟后,洞里开始向外运货了,不知是谁大吼一声,斜刺里冲出一位勇猛的乡亲,一下拖住袋子和那群人激战在一起。风镐不停地舞动,叫嚣,谁敢过来就搞死谁!由此可见那群人是有备而来的。说是迟哪
  
  乡亲们一拥而下,那边武器扬不开了,一场肉搏战开始。这种情况拼得是狠手,冲在最前面的乡亲倒下了,后面的乡亲才愤然下起痛手,最终生擒几个毛子,逃跑那几个没少挨土块的掷击。
  
  生擒的两个被原地按着等待警察提走。说来也奇怪,晚上起事时报警电话不通,通后出警已是二天下午四时了,这个时间段群殴重伤几个人,这真的非常令人质疑。
  
  特警队开进山里,才解散了围观的四里八乡的几千余众。
  
  保护下来的石头充公了,如果能上缴国库,乡亲们无半点儿怨言,几个月的五更半夜的巡逻也算值了。如果饱了私囊,那这几个月真的是猫子扒饭蒸子给狗子赶碗了。
  
  黑土流金却也流出了祸,老人们的心悬悬的,玉兰的双亲也不例外,如果让他们选择,他们宁可只要儿女们的人身安全,也不要这石头给能儿女们带来的万贯家财。
  
  警察率人一番排险(取货),用钢筋水泥封铸了洞口。从运来的几车材料来看,还要效仿坡那边的其它厂口了,要在洞口旁搭建守山的哨所了。表面上算是恢复了安宁,照这样下去,政府拍卖这片山指日可待。然背地里,黑洞计划早已酝酿成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阳奉阴为,监守自盗的戏码上演开来。
  
  6.玩忽职守
  
  山城农庄小炒包间里传出张扬的笑声,杯盏碰撞间,酒香裹着土鸡汤的鲜味儿随风飘荡。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青花是这里的主人,她扭动着水蛇腰进进出出伺候着那一桌人。
  
  “花花,过来陪哥喝一杯嘛!”头发梳得贴贴的礼打着酒嗝喊着。青花酒量了得,她笑嘻嘻地回应:“好勒菜上齐了,俺就陪部长喝几杯。”部长?这一桌原来是来乡下打秋风的政界人士,难怪看穿着干干净净,道貌岸然的。
  
  口水欲滴的腊味儿肘子上桌了,礼部长撕溜下一块塞嘴里,“恩恩,香呢!不过啊,花花,还有波波菜跟豆腐呢?”一阵讪笑间,花花已经收拾停当,大咧咧坐到了部长旁边,“部长啊,波波菜,豆腐没有呢,敬你三杯酒吧!”“嗯嗯,好,花花的酒我喝,我喝!”说完,眼神飘荡处滋溜几杯下肚。
  
  这一桌人在花花的侍候下喝得七荤八素地,大话西游起来。其中一个管管,大概是管理矿山的,此时语无伦次起来。“各位~跟我打一票吧~保准明天就会盆满钵满~花花~再陪哥喝一杯~明天哥给你弄一串珠子~呃~呃~”酒气,烟气笼罩了包间,令人作呕。
  
  这边厢歌舞升平,那边厢刀光剑影。就是这一群硕鼠故意玩忽职守,才引起诸多祸端。
  
  事情没闹大他们可以抹平,钱像银水一样源源不断注入腰包。事情一旦闹大,他们就隐身而退,在无辜的乡亲里面抓几个垫背的,且都是老实的。他们之间有的甚至没上过一天学,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过活。山里被人挖出来了绿松石,他们也只是在农闲之余打一下跑引,或在洞口下面的渣子地段刨些人家废弃的绿松石渣渣,仅此而已。
  
  当硕鼠们开洞,封洞,再开洞的那些个回合里,治安几度失控,连鸣枪示警都无济于事,有亡命徒拿石块把警察砸成重伤。此时才惊怒市政,巴掌一拍,开始严厉惩处执法犯法,结党营私者。那些黑社会团伙也在辑捕范围,不乏有人为了金钱锒铛入狱。
  
  案子还在审理中,不知结局如何,适逢国家严打之时,但愿不要错抓和漏抓。盗采矿宝藏虽然不是什么丑事,但是君子爱财当取之有道,适可而止。尤其是不要做共产党团队里的蛀虫,烂了自己也腐蚀了别人。
  
  真诚地希望!拘留所对那些无辜的不懂法的乡亲们说服教育后,放他们回家,那一片乡土离不开他们。
  
  矿山已经被正式封死,等待政府规划拍卖,这或许是福音吧。
  
  丫角山自此将会走上康庄大道吗?能恢复昔日的安宁吗?
  
  后记:数月后,矿山在政府组织下拍卖,丫角山并没有从此恢复安宁,法治社会,法不治富,有钱能使磨推鬼。。。。。。
  



上一篇:旗胜心水论坛:风雨交加夜行人
下一篇:我愧疚着这份沉甸甸的来自于父母的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