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丫角山地下面有一只金鸭子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4
  • 访问量:

 
  总会在黎明之时发出鸡一样的叫声,故又叫鸭咯山。山中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因为海拔高,夏天最好的避暑去处。
  
  每年暑假城里居住的两栖人都会带孩子们回到山里歇伏。看炊烟袅袅,听鸡鸣狗叫,寻儿时母亲呼喊伢子回屋吃饭的声音,秋千荡起的欢声笑语……
  
  那一孔泉眼凝聚的古井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她的甘甜,她冬天的温热,她夏天的浸凉。及腰的木桶,及腰的发梢,那有节奏的摆动,那柳腰翘臀……朴实无华的姑娘们是井台一景,壮小伙子们也常往井台凑了,曾经成就几多井台姻缘。
  
  竹林掩映的青石小径,晨起的风催落露滴,行走其间,童年的画影清晰起来,竹林是家,竹叶是花,那男童,那女娃,青梅竹马,家家酒羞答。野花小草在呢喃对话,当年它们的妈妈在这里曾经有过的豆蔻年华。雀叽喳,不知疲倦的喧哗。
  
  老槐树下,青石凳永远是纤尘不染的,是风抚去了尘埃,还是哪位大娘的手拂过?春天磋商播种的情况;夏天啦家常乘凉;秋天看月光泼撒一地银光;冬天掬一捧暖阳,老人们係咪着眼斜倚树干打盹的模样。
  
  昔日的民风淳朴,一家有肉大家尝,农忙时互相帮忙。记忆犹新的,莫齿难忘的当属“大锅懒豆腐”了,叫它懒豆腐实际上只少了一道挤压的工序。刚下山的新黄豆,清水泡软,用石磨磨制出的豆腐香甜嫩滑,关键是它不是用膏粉点浆,是用石膏放石板上沾水磨出的石膏液点浆。白花花一锅开锅的豆腐脑,老远就能闻到香味,放一些大米粥,加一把芥菜末,一碗呛红辣子。招呼来左邻右舍,包桌子一围,呼哧呼哧,舌尖上的味道蔓延开来。
  
  这当然已成记忆中的味道了,机器磨出的浆水始终找不回那种久违的味道,抑或是吃得人少了,那种,要众多人聚在一起才能挥发出来的香甜。
  
  不知道从几时起,山里再也找不回昔日的淳朴了。东家宰羊,西家喝汤,演变成东家买房,西家买车的竞争局面,隔阂在攀比中滋生,巴不得对方一蹶不振。
  
  老槐树根烂了,枝丫接连不断枯萎,终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连根拔起坍塌了。
  
  大青石凳还在,却已布满尘埃;雕花的青石门窗还在,那花已斑驳陆离。屋后对门的青山依然如黛,只是多了一些什么?又少了一些什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们模仿西游记给岩洞取了名字《水帘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