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一个能获取温饱赖以生存的地方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3
  • 访问量:

 
  曾经为自己的未来设计了很完美,很壮阔的蓝图,一路走来,却发现每一步都好艰辛。而今,华发染白鬓角,再回首,满目疮痍,未来原来竟是这般的遥不可及。都是梦,还是梦……
  
  行走在这个冬天里,羽绒长袄却给不了我温暖,瑟瑟的,脊梁骨冷嗖嗖的不敢直起。许是年龄越大越经不起严寒了吧,右脸僵僵的,不管是遇风还是见阳光,眼泪就会禁不住流出来,连吃饭也要掉泪。这种状态,一向要强的我忽然讨厌起自己来,接受不了自己身体部分的残疾。蜷缩在楼顶平台的角落里瞅着手里的字绣发呆,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日头每天落下还会升起,这个世界没有谁离开谁不行,只是我想到了孩子,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虽然会有人承担起抚养的责任,但是又有谁像我一样给予他们真正的关心和爱护呢?
  
  一段网文引起了自己的深思,家,对孩子而言,当父母发生激烈的争吵,极具敏感性的孩子会察觉到自己生存环境的岌岌可危,本能地选择收敛自己的行为以获取安全感,因为他们担心父母不再喜欢自己,害怕自己会被抛弃,于是他们开始学会伪装,变得“懂事”。事实上,不是他们突然变得“懂事”,而是因为发自肺腑的“怕”。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特别乖巧懂事是不是也是这些因素。
  
  我又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已经为我狠劳神费力了,这么多年的默默付出,提起我就会潸然泪下的老人,我怎能忍心让他们再伤心难过呢!他们已不再硬朗,步履拖沓起来,但是他们还再努力的生活着,还再春种秋收着,为我们供给着纯绿色食品。每次回家都会很干净的农家小院充满着欢乐,等父母弄来一桌子喷香的菜肴。说来奇怪,母亲平时走路都直不起腰来,在她跟父亲为我们围追堵截逮那些欢实的土鸡子时又是那么的经验灵巧起来。
  
  年,每年都会如期而至,而我也总是在今年盼着明年富裕的期待中蹉跎着时光。很多的人情需要去还,这种状态,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圆曾经许下的承诺?那些在我困难中伸出援手的亲人和朋友,这种雪中送炭的恩情我又怎能负义于一张白条?
  
  时不利兮我所惜,我不惜兮可奈何?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悄无声息间偷走了我们最初的梦想。岁月无痕,我们谁也无法阻挡。
  
  听许冠杰的《浪子心声》,从经典的歌词里似乎感悟了一些什么。“难分真与假,人面多险诈,几许有共享荣华,檐畔水滴不分差,无知井里蛙,徒望添声价,空得意目光如麻,谁料金屋变败瓦,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当你感慨着拼搏到无能为力,努力到感动自己的时候,总会自圆其说,原来这是命啊,天命不可拗。其实,有时候我倒真的是相信命运的,冥冥中,自有定数,能不能,看五行,五行很重要,你是杨柳木命,自然不及水火金命。
  
  肩头有一颗褐色的痣,年少时总以为这是颗难能可贵的美人痣,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真的很醒目,穿无袖裙装时常沾沾自喜,自恋的不要不要的。偶翻开搁置已久麻衣神相,细细对比,才发现这是一颗压制命运不强的记号,肩挑重担,一生负担的解析。再对比走过的不寻常的路,觉得这真真的是败相所在了,便寻思着要找地方剜了它。一番咨询,有医生朋友说我怎也这般迷信?身体上有的痣是不可以随便去掉的,会对身体有影响,便又搁浅了下来。
  
  人生在世,该挑的担子还是要挑的,不然跟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活着就是责任。
  
  街上已经有些微的年味儿了,卖腌制腊肉的,卖大草鱼的,卖瓷器的,卖花的多了起来。看着不少人在淘货,我挑了一盆已经快要打苞的水仙,等年节开放。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上一篇:一骨碌爬起临窗欣赏外面的雪景
下一篇:人生中能遇上良师益友,是三生有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