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然生机如一副油画在眼前铺展开来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06
  • 访问量:

 
  桃杏酣酣蜂蝶狂,儿童相唤踏春阳”。让我们换上轻便的春装,甩去冬日的沉重,放纵烂漫的心情,去欣赏阳春三月的美景。
  
  雨后初晴,走在山间小路上,路面有些湿软,但并不泥泞,走在上面,很是舒服,仿佛在云朵上行走。“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路旁的草丛里开满了紫色的小野花,像一张紫色的地毯,其中还点缀着一星半点儿的小黄花,像眼睛,像星星,在和煦的春风中一眨一眨的。
  盎然生机如一副油画在眼前铺展开来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山中有四棵桃树,每一棵树所开的花,颜色都不一样。但都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分外妖娆。现在正值阳春,桃花儿开的正旺。轻触枝干,花枝乱颤,那一朵朵娇嫩的桃花儿,抖动着,好似马上就会从枝头飘落下来,让人心生怜惜,我多想化作一抹微云,托住那摇摇欲坠的桃花。但不一会儿,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花开花落是一种自然规律,花落是为了能够结出果实,况且“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还更护花呢!”脑海里不仅浮现出了黛玉拿着花锄葬花的情景,试想,像她这样的悲秋伤春怎么生活?假如一个人像黛玉一样生活,怎么能过得好?她的眼泪总是从春流到夏、从秋流到冬。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每天都是好时节,我们应当以明快的心情行走在四季里,发挥自己的智慧,创造自己的明天。
  
  我虽说不似黛玉那般怜惜花落,但这并不带表我不喜欢它。毕竟桃花那灼灼芳华是别的花不可比拟的。粉红色的花瓣中参杂着一抹殷红,像在一张洁白的宣纸上滴了一滴黑色的墨水,渲染开来。粉红娇嫩,殷红欲滴,别有一番韵味。
  
  一阵春风吹来,花香扑鼻。田坝的菜地变成了金色的海洋,遍地的油菜花金烂烂的,在春风中摇曳。我和弟弟妹妹们这几个“熊孩子”早已禁不住那金黄色的诱惑,钻进那没过头顶的金海洋中,不见了踪影。惹来妈妈的一声声呼唤,我费劲儿地踮起脚跟,露出了半个脑袋,示意妈妈我们在油菜花地里。妈妈禁不住笑了起来,我们也跟着笑了。
  
  一个恍惚,我仿佛置身于宋朝,一座茅屋前站着大诗人杨万里,他欣赏着屋前菜园中满园的春色,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稚嫩的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循声望去,两个“小屁孩儿”笑着、跑着、跳着、追着三两只黄蝴蝶。蝴蝶飞进了油菜花地中,两个“小屁孩儿”也一齐追了进去,在那菜花地中不见了踪影。此情此景,杨万里不禁吟诵起:“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荫。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就这样,一首千古传送的佳作就诞生了。
  
  又一个恍惚,我回到了现实。好不容易,才从菜地里走出来。衣服上,头发上,双颊上,沾满了金黄色的花瓣和花粉。我仿佛已经“飞升上仙”成为了一位花仙子。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太阳红的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让人禁不住想咬上一口。
  
  可惜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怎么的舍不得,我们也只能依依不舍的跟着妈妈回家了……
  
  (点评:春天的,情景交融,童趣的穿插让文章更生动。)
  
  



上一篇:父母所经历的十四岁是完全不同的时代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