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山乡充满着诱人的甜香味道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02
  • 访问量:

 
  五月的山乡,一派繁忙的景象,要收的,要播的,要管理的……这个时候,父母一刻也不得闲着像拉紧了弦的弓一样奔赴在田间地头。岁月不饶人,昔日的好劳力已快年逾古稀,腿脚渐渐不好使唤起来,每翻一寸土地都已吃力起来。
  
  父母今年种了两面山坡的玉米,因为要管我们兄妹几家吃够土鸡,土鸡蛋,父母养了六、七十只本地土鸡子,别看它们个儿不大,食量却大的狠。一天两朝,它们围住母亲嘎嘎要吃要喝,母亲颤巍巍端出一大盆烫好的鸡饲料放地上,看它们疯抢啄食。母亲满眼的希冀,似乎再说:“吃吧,快点儿吃吧,公鸡崽长快些,母鸡崽多下些鸡蛋。”每次攒够两百多鸡蛋时,她总会打电话给哥哥要他开车回家带镇上分给我们。
  
  他们以为他们的身体能行,这两面山的破地他们是能管理的很好的,想当年他们几里地外的田地都开垦出来了。硬撑着,咬牙坚持着,虽然他们再没有昔日的麻利,但是他们能和时间拉力,起早贪黑也把两面山的坡地整理的井然有序。阳坡的茶带里套花生,阴坡的茶带里套玉米,沟沟边边再种上芝麻、绿豆、黄豆……
  
  这年头,乡里拿钱都请不到帮忙种地的人力了。年轻的人或除外打工赚钱,或做生意赚钱,都成了两栖人,镇上或城里都买了楼房。家里的一亩三分地都靠老人们耕种,管理,实在不行,就荒掉,反正有钱什么都可以买来。老人们不这样想,他们是一定要发挥余热的,他们要用他们的劳动成果给予子孙们唇齿留香。尽管这个过程要付出几多的艰辛,但是他们无怨无悔。有了他们这样无私的付出,我们回老家了才能已然感受到鸡鸣狗叫的热闹。
  五月的山乡充满着诱人的甜香味道
  父亲最近又拿起了斧头帮人装修房子,还有帮他那帮老哥们儿,老姐们儿收拾百年以后的“瞌睡笼”子。本来是可以推脱的活路,但是他们非要老哥们儿的手艺,这里不光是父亲出的样子好看,大气、坚固,更多的是一份难得的感情在里面。应该可以理解成是一份情感的延续,百年以后的念想。其实父亲的斧头老了,他要比现下的年轻木匠慢很多工。
  
  剩下母亲一个人里里外外操劳了,她拔完这边山坡的杂草,那边山坡的杂草又疯长起来。这段时间生意比较清淡,我们兄妹几个商议每个周末回家帮母亲施肥锄草。不是要招呼娃子上学,我真想待家里跟母亲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总觉得我这样的人只适合隐居在山里。两天的拔草、松土,我都累得浑身散架了样的疼痛,手掌打几个亮泡。父母的常年劳作该是需要怎样的一份毅力和信念,他们该要付出多少的艰辛?
  
  母亲问我还想不想回去种地,我说还想,等娃子上高中了我就回来种地。喂十头猪、放几头牛、一群羊、还要跟她一样养很多鸡,猫狗也要。问题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属于哪个地方的人了,哪里有我的一亩三分地?无处安放,终归是流浪。母亲说给我一大片地种,我说我想要姨妈那片地,我想种一片药材,跟牡丹谐美的芍药,也可以种当归。这两种药材似乎都是情花,恋,一丝深情,三生难忘。念,昔日幕幕,过眼云烟。侯,君归轮回,青丝白发。
  
  前年播种的茶籽,才两年,在父母的精心管理下已经初具规模绿茵成带了。茶树苦情,若摘苦情茶,明年即可开园,母亲说。兄弟觉得明年采摘早了,要等茶秧成树方可。我说:“得,又要吊我两年茶瘾了。”播茶种时,我还觉得采茶是遥遥无期的事情,硬硬的带壳的种子想要发芽都很难,正因为它连种子都这般坚硬,生根发芽时一系列的顶破才有了它后来的坚韧,抗耐寒热,任凭怎样抽丝剥茧,四季常青。任何事情付出总会有收获,如这拔尖儿窜高的茶树。再等两年,我想我们也可以创立自己的品牌绿茶了。
  
  浅夏,父亲的果园除了草莓,枇杷熟了外,其它都还是酸涩的,青青的杏子,桃子高高挂在枝头,招揽了娃子们的眼光,馋的口水直流。水井牌子里边几株大麦pa儿(药名覆盆子,书名野草莓)熟了,娃子们不管不顾,腿脚挂出血来也要摘来吃。童年的味道,那时的我们摘来桐子树叶用带有韧劲儿的草当别针,做成糖包来装它们,那时山上有很多,我们直接把它们挤成汁从糖包的底端漏进嘴里喝了,那个比现在的吸管要好玩很多了。
  
  置身于田间地头身体虽然有些累,但心是愉悦的,完全的放松,再无庸俗市侩的思想。因为汗流的多,几个月积攒起来的肚腩貌似扁平了,不禁沾沾自喜起来,不由得身轻如燕地弹起阵阵灰土来。
  
  最爱蹭母亲的锅巴饭了,每次回家每顿都要她在柴火灶上蒸出一锅喷香的米饭。金黄的锅巴扣碗面上还未到嘴,喉咙就伸出爪子来了。锄草时捡来的鱼腥草被母亲凉拌成一碟精美的下饭菜,就着它能多吃一大碗米饭,这里就不提它腌制的婆婆菜有多好吃了。
  
  有田间快要熟透的麦子的芳香;院坝里的金银花开得眼花缭乱,散发出阵阵馨香;石榴花也过来凑热闹了,打起了火红的花苞,铆足了劲儿要赶在端午节前夕绽出妩媚。我们小时候在端午节那天清晨,奶奶是非要给我们的发间插上石榴花的,至于是什么习俗,当时年少我没有问她,估计又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跟典故。
  
  其实,五月的甜香,是母亲的味道!
  



上一篇:每一件高端大气的作品都有它的出处
下一篇:奶奶也是常被我们旗胜心水论坛气得跳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