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农庄小炒包间里传出张扬的笑声

  • 添加时间:2017-09-16 18:18
  • 访问量:

 
  杯盏碰撞间,酒香裹着土鸡汤的鲜味儿随风飘荡。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青花是这里的主人,她扭动着水蛇腰进进出出伺候着那一桌人。
  
  “花花,过来陪哥喝一杯嘛!”头发梳得贴贴的礼打着酒嗝喊着。青花酒量了得,她笑嘻嘻地回应:“好勒菜上齐了,俺就陪部长喝几杯。”部长?这一桌原来是来乡下打秋风的政界人士,难怪看穿着干干净净,道貌岸然的。
  
  口水欲滴的腊味儿肘子上桌了,礼部长撕溜下一块塞嘴里,“恩恩,香呢!不过啊,花花,还有波波菜跟豆腐呢?”一阵讪笑间,花花已经收拾停当,大咧咧坐到了部长旁边,“部长啊,波波菜,豆腐没有呢,敬你三杯酒吧!”“嗯嗯,好,花花的酒我喝,我喝!”说完,眼神飘荡处滋溜几杯下肚。
  
  这一桌人在花花的侍候下喝得七荤八素地,大话西游起来。其中一个管管,大概是管理矿山的,此时语无伦次起来。“各位~跟我打一票吧~保准明天就会盆满钵满~花花~再陪哥喝一杯~明天哥给你弄一串珠子~呃~呃~”酒气,烟气笼罩了包间,令人作呕。
  
  这边厢歌舞升平,那边厢刀光剑影。就是这一群硕鼠故意玩忽职守,才引起诸多祸端。
  
  事情没闹大他们可以抹平,钱像银水一样源源不断注入腰包。事情一旦闹大,他们就隐身而退,在无辜的乡亲里面抓几个垫背的,且都是老实的。他们之间有的甚至没上过一天学,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过活。山里被人挖出来了绿松石,他们也只是在农闲之余打一下跑引,或在洞口下面的渣子地段刨些人家废弃的绿松石渣渣,仅此而已。
  
  当硕鼠们开洞,封洞,再开洞的那些个回合里,治安几度失控,连鸣枪示警都无济于事,有亡命徒拿石块把警察砸成重伤。此时才惊怒市政,巴掌一拍,开始严厉惩处执法犯法,结党营私者。那些黑社会团伙也在辑捕范围,不乏有人为了金钱锒铛入狱。
  
  案子还在审理中,不知结局如何,适逢国家严打之时,但愿不要错抓和漏抓。盗采矿宝藏虽然不是什么丑事,但是君子爱财当取之有道,适可而止。尤其是不要做共产党团队里的蛀虫,烂了自己也腐蚀了别人。
  
  真诚地希望!拘留所对那些无辜的不懂法的乡亲们说服教育后,放他们回家,那一片乡土离不开他们。
  
  矿山已经被正式封死,等待政府规划拍卖,这或许是福音吧。
  
  丫角山自此将会走上康庄大道吗?能恢复昔日的安宁吗?
  
  (完)
  
  小说情节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勿对号入座)
  



上一篇:一向成绩优异的侄女高考发挥失常走了
下一篇:四面八方云集上千人窥视着旗胜心水论坛宝藏